废兔-雾岛明

青玉案 元夕(轰百)

 @良月月 欠了你几个月的文

改编自 辛弃疾的青玉案 元夕

  夜里满城花灯,好像是春风把千万棵树的花吹开了,满天烟火又像是春风吹落繁星,像降雨一般。身处于如此诗情画意的风暴中,轰焦冻却无心去欣赏。

 作为轰家备受期望的下任家主,轰从年幼时起便比同龄人成熟。这次会出现在这样一个热闹欢乐的灯会里也只是因为要抓捕混入城内的敌人。冷着面的轰与欢快的人群格格不入。靠在马身上审视着每一个路人,只专注于捕获敌人。

  偶然几辆富贵人家的华美车马经过,车内的大家闰秀都认出了轰家年轻英俊的少主,连忙整理好仪容下车在轰焦冻面前徘徊,有的甚至上前搭话,其目的不言而喻。这些小姑娘通通被一旁的护卫拦了下来,由仆人送走了。

  各种的乐器奏起,乐韵飘扬,一夜鱼龙舞。轰收到了下属传来的消息,一名疑似来自敌人联合的男子出现在西边集市。天色已晚,月亮在天空慢慢的转动。小孩子被家人带回去了,集市的喧闹一时减少许多。

  轰焦冻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也不例外。他把敌人交给相关部门以后没有回府,而是继续在集市里巡逻,以防仍有敌人的其他成员在。

  盛装打扮的姑娘们不断从他身边走过,眼神时不时瞧向轰,但他没有注意到姑娘的目光,也从未发觉脸上的灼伤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不堪,反倒为他增添一股锐气。

  轰焦冻的注意力已全放在工作上,环顾四周也只为了确认是否有可疑份子的存在。他不近女色的程度甚至到了曾传出断袖的谣言。

  实际上,那是因为轰焦冻的心里已住下了一个人,八百万家的独女——八百万百。小时候的一面之缘让轰记住了她二十多年,但男人的迟钝与工作的危险性令他一直没有作出追求行动,他只能在为数不多的见面机会中看着她,记住她的一颦一笑。

  忽然一道清脆的笑声,拨开集市的嘈闹,传到轰焦冻的耳中。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已在往笑声的源头走去。像中了邪一般,轰不断穿梭在人群之中,却找不到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忽然,笑声从他的身后再次传来,像在给轰指路。回头看去,灯火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乌黑的长发,紫色的浴衣,温和的笑容,男人工作了一天的劳累一扫而空,嘴角勾起了安心的微笑。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草稿流。温习考试时的不务正业,给我凹凸最爱的两对CP。戏院里的灵感


产粮玄学
一只撩妹不成反被撩的狗子
段子